• 關注微信
  • 關注微博
網站首頁 > 人文科教 > 娛樂風尚 >
張冠李戴的名人名言,講真,我們真的沒說過
發布時間2019-05-10 09:26 | 來源:中國推介網

  

        互聯網時代的發展,信息呈現的越發井噴化,我們和名人的距離從課本、書籍、掛在校園墻上的名人名言一下子縮短到屏幕,各種各樣的“名人名言”搜索即來,一句似是而非看起來頗有道理的話加上一個如雷貫耳的名字就會引起許多人的追捧和傳頌,參考作者生平的榮光,不由得引此為指路明燈,醍醐灌頂之言。但是,這些話,真的是大家之言,生活精髓之寄語嗎?

  名句: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卻不知道我愛你。

  有人說是出自印度著名詩人泰戈爾詩集《飛鳥集》,可能是因為《飛鳥集》某版本中有一句翻譯為““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是飛鳥與魚的距離”后謠傳而起,真正可考的出處其實是張小嫻作品《荷包里的單人床》,原句為:“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的距離,不是天各一方,而是,我就站在你的面前,你卻不知道我愛你”,現流傳最廣的版本為佚名的網友創作;

  名句:你見,或者不見我,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你念,或者不念我,情就在那里,不來不去。

  大部分人都會說源自倉央嘉措的《佛說》,其實真正來源是名為《班扎古魯白瑪的沉默》(班扎古魯白瑪,為音譯,意思為蓮花生大師),是收錄在《疑似風月集》內的一首現代詩,作者是扎西拉姆多多;2008年,這首詩被刊登在《讀者》第20期,改題作《見與不見》,署名為倉央嘉措,因此多被訛傳為倉央嘉措所作。此事并非出自作者本意,后《讀者》為此事道歉。詩歌的本意是通過這首詩表達上師對弟子不離不棄的關愛,跟廣為流傳的愛情風花雪月沒有什么關系。

  名句:我們曾如此渴望命運的波瀾,到最后才發現,人生最曼妙的風景,竟是內心的淡定和從容。我們曾如此期盼外界的認可,到最后才知道,世界是自己的,與他人毫無關系。

  前幾年,一篇所謂的楊絳先生的《一百歲感言》在網絡廣為流傳。其實除了文章的開頭幾句:“我今年一百歲,已經走到了人生的邊緣,我無法確知自己還能往前走多遠,壽命是不由自主的,但我很清楚我快‘回家’了。我得洗凈這一百年沾染的污穢回家。我沒有‘登泰山而小天下’之感,只在自己的小天地里過平靜的生活。細想至此,我心靜如水,我該平和地迎接每一天,過好每一天,準備回家。”是出自《坐在人生的邊上——楊絳先生百歲答問》,后面最廣為流傳的那段話卻是網友杜撰的,并非出自楊絳先生之筆。

  名句:不積跬步無以至千里

  竟然有人說是貝多芬說的,還堂而皇之掛在學校的門廊,我想如果貝多芬先生泉下有靈,一定會說,我連漢字都不認得......科普一下,其實來源于荀子《勸學篇》意為做事情不一點一點積累,就永遠無法達成目的。

  名句: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網絡流傳出自才女林徽因,其實出自《你若安好便是晴天》是2011年中國華僑出版社出版的圖書,作者是白落梅。

  名句:走自己的路,讓別人說去吧

  出自名意大利詩人但丁·阿利蓋利(Dante Alighieri)創作的長詩《神曲》,其實《神曲》的原文是跟我來,讓人們說去吧,這句話是馬克思在但丁的基礎上改編的,記錄于他著作《資本論》中。

  喜歡引用名言的人往往是和這些句子產生了某種共鳴,而冠以名人所言加持之后,更使自己看起來有道理和思想深沉——“你看,那個×××和我想的一樣”。但我們仍要正本清源,提升自己的精神境界和文化素養才是最根本的自我完善,我們不需要和XXX想的一模一樣,我們就是我們自己,有自己的想法和觀點,對世界飽以善良和真誠。

  編審 :王占武

掃碼關注中國推介網微信公眾號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福建时时彩十选一